天天中文網 > 錯負輪回劍 > 第417章 越女劍九解紛擾

第417章 越女劍九解紛擾

    吳長志與楊明利旋即互使了一個眼色,緊接著又各自右手一揚,涌在莊院門口的吳家家丁旋即一分為二,立于吳長志與楊明利身后。
  
      吳長志大刀斜提,馬步一旋;楊明利大斧頭一正,馬步側立,目光盯緊攻殺上前的步軍軍士。
  
      “殺,殺,殺,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救人,救人,救人,……”
  
      這一些步軍軍士大呼之間已然奔進了吳家莊院門口,頃刻就和大刀與大斧頭短兵相撞相接。
  
      當、當當、當當當,……
  
      吳長志使出九牛二虎之力,左邊重重一刀,斬飛了一把腰刀;右邊極速一旋,又挑開了一把腰刀。
  
      楊明利力拔山兮氣蓋世,左邊重重一斧頭,斬下了一把腰刀;右邊極速一旋,撞飛了一把腰刀。
  
      “哎呀,哎呀喂,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步軍軍士落地翻滾之后,又一輪步軍腰刀如潮再一次攻殺上前。
  
      “楊族長,楊族長,你左、老夫右,你右、老夫左,合兩人之力,足可拒來犯之敵于莊門前,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吳族長,好,好,好。如此甚好啊!兩夫當關,萬馬千軍休入莊。想要入莊,死路一條!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吳長志與楊明利的錦繡華衫身影左邊一閃、右邊一晃,大刀與大斧頭左右游離劈、砍變換之間,這一些步軍軍士哀嚎聲中不得不退后了三步,也傷著了不少步軍軍士。
  
      吳長志與楊明利一時得意,似太守府中的這一些步軍軍士,這一些年來,兵器上的功夫還真不如各家莊院里家丁,全然就是三、五歲的孩童,一擊就退、全力就潰。
  
      畢竟,在這一些年來,五斗米道一統孟婆江南、江北之地,孟婆江南、江北之地各州各郡官府的府兵全無用武之地,除了各州郡之間互相爭奪利益以外,誰想要一統天下,實力不夠、五斗米道也不許。
  
      吳長志與楊明利全力換位攻殺之間,又道“楊族長,老夫第一次找著了征戰沙場的感覺,雖然都一大把年紀了,全身使不完的勁!”
  
      楊明利大斧頭攻殺之間,旋即也道“吳族長言之有理,可惜老夫不能為國盡忠,卻還要受五斗米道壓迫、受府軍攻殺,心涼透底!”
  
      刀影斬夜光,斧影逐火光。
  
      吳長志與楊明利殺得興起,張義自是不喜,旋即右手一揚,斜身念叨道“喝了五石散兌酒,飲罷方抬頭;喝了五石散兌酒,醉后萬般有;喝了五石散兌酒,夢送黃金樓。好酒,好酒,好酒哇,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張義輕飄飄的瞅了一眼敗陣下來的腰刀步軍,輕蔑的瞅了一眼吳長志與楊明利,接著厲聲道“本公子原本以為,太守府的大軍圍住了吳家莊院,就好比是圍住了一個豬舍,結果與豬舍中的豬大戰一場下來,太守府的步軍卻變成了豬。本公子說什么好呢?愧疚的慌!”
  
      “既然步軍是豬,本公子倒也就不為難這一些當豬的了。弓箭手聽令與本公子射出一條血路來!”
  
      “本公子就不信了,堂堂一郡太守府的府兵,居然會殺不過一姓莊院里的一群鄉野漢子!射,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吳長志與楊明利聞聲一驚,旋即右手一揚,吳家家丁全部一字排開疊于莊門內側左右,莊門前就只留下吳長志與楊明利的身影。
  
      弓箭手一閃立于張義前方,左右兩綹數百支箭矢對準了吳長志與楊明利,放弦下去自是萬箭穿心。
  
      咻咻、咻咻,……
  
      箭矢如雨,劃破長空。
  
      吳長志與楊明利見勢也沒有一絲畏懼之色,旋即背靠著背,大刀與大斧頭正對襲來的弓箭。倘若弓箭近身三尺之際,必將全力格擋!
  
      吳長志與楊明利也心知肚明,府兵中的弓箭這一些年來從未經歷戰陣,想要弓箭一箭穿心,難!
  
      陳靜在莊院高處看得明白,又回想在郡城中被亂箭射殺了數十個費家人落入護城河一時心驚。這要是一輪弓箭下去,楊明利與吳長志還不被射為兩只草垛?旋即越女劍一道寒光劍影出鞘,心神合一,馭劍而出,一式絞劍劍氣而下。
  
      嘭、劈啪,……
  
      弓箭在半道被越女劍劍氣斬成了兩截、三截、四截,飄飄悠悠如雨如雪而下,窸窸窣窣落地如輕風吹過了一大片松林的感覺。
  
      楊明利與吳長志自是喜悅,旋即大斧頭與大刀再一次盯緊張義。
  
      張義一時心急,好似在熾熱的太陽底下被烤焦了,極速從身后拔出了一把青色折扇,之后“嘭嘭、嘭嘭”的搖起來,突然又驟起了一個酒嗝,一個酒嗝,還又一個酒嗝,……
  
      張義極速環視之間,終于在莊院最高處的瓦臺上看見了一身飄逸白影的陳靜,越女劍已然一道寒光回手,青色折扇又一陣慌亂。
  
      “埋汰旮旯,那一個使越女劍的女人還真的在孟婆郡!郡城一戰之仇,本公子今天要與你一并了結!”
  
      “使越女劍的那一個女人,你與本公子聽著,要是本公子今夜不能了結前怨,那就一頭撞死在墻上!”
  
      “孟婆郡今番之亂,你這一個使越女劍的女人,才是罪魁禍首!想孟婆郡‘張楊費吳’四家大戶親如一家人,‘張楊費吳’一家人又豈能容你挑釁半分,本公子以張家之名,一定要除了你這一個天大的禍害,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弓箭手聽令射死了她,與本公子射下來!為孟婆郡‘張楊費吳’之名,今夜,她必須得死!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正當張義一通大呼小叫之際,圍在吳家莊院四方的弓箭手全然張弓搭箭對準了高處的白影。
  
      眼下,雖然站得高、看得遠,但是也最容易成為眾矢之的。有道是高處不勝寒,心寒而自危。
  
      咻咻、咻咻、咻咻,……
  
      弓箭如蝗,風聲似鶴。
  
      張義微微一笑,徑直覺得箭矢從莊院四方就似一張天羅地網鋪天蓋地而下,密密麻麻扎人眼球,一輪下去必定萬箭穿心。
  
      陳靜一時極其警覺,旋即越女劍一式點劍劍氣一斜,劍鞘又虛晃往后一點,側身接力使力如出弦的一支羽箭從瓦臺上凌空而出。
  
      與此同時,陳靜口哨聲三長一短,從莊院里奔出了高頭大白馬。
  
      咴兒、咴兒、咴兒,……
  
      高頭大白馬旋即凌空一躍,前腿抬高六尺有余,旋即又如踏飛燕往莊院外的張義迎面而去。
  
      當、當當、當當當,……
  
      一輪箭雨落下,相接相撞在高處的瓦臺就像雨水一般四濺彈開,之后窸窸窣窣的從屋檐下如滴雨滑落而下,沒有傷著任何一個人。
  
      陳靜越女劍極速又一式點劍劍氣借力使力,凌空一旋三圈半,劍鞘虛晃再往后一點,越女劍一閃寒光劍影直逼高頭大黑馬上的張義。
  
      說時遲那時快,張義在慌亂中大聲疾呼,青色折扇掩面道“射,射,射,與本公子射死了她,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正當弓箭手極速抽箭張弓搭箭之際,高頭大白馬前蹄重重一擊高頭大黑馬,高頭大黑馬一陣“咴兒、咴兒”的撕裂聲之后落地,陳靜一閃白影而下,拉直馬韁繩一揚,越女劍的劍鋒已然壓在了張義脖子上。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青色折扇飄悠如蝶落地,張義后背驟起了一陣拔涼。
  
      “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使越女劍的這一個女人,好快的劍啊!”
  
      張義驚呼之間,弓箭手驟起一陣慌亂,雖然再一次張弓搭箭都對準了陳靜,眼下也于事無補。
  
      “太守公子,在下可沒那么容易死。想要在下死,那也容易,除非孫秀死了,五斗米道亡了,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哼,你這一個使越女劍的女人,想要一劍殺了本公子,難!你要是敢殺了本公子,本公子的爹,就是孟婆郡的太守,一定會血洗吳家為本公子報仇。還有,即使你殺了本公子,本公子的爹又不止本公子一個兒子,殺不完的!殺了本公子這一個太守公子,還有下一個太守公子。哈哈,哈哈,哈哈,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,你,你,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使越女劍的這一個女人,怕了嗎?哈哈,哈哈,哈哈,本公子就是孟婆郡第一紈绔子弟、第一小人、第一太守公子,你能奈天何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吳長志與楊明利順勢右手極速一揚,莊院內的吳家家丁旋即一涌而出,腰刀正向太守府軍士。
  
      吳長志大刀在陳靜左側一揚、楊明利大斧頭在陳靜右側一正,謹慎至極就怕黑心人暗中放冷箭。
  
      就在這一個時候,從松林外又驟起了一陣喊“殺”聲,吳長志與楊明利微微一笑,吳家管家、楊家管家、費家管家各自領著各姓族人又圍住了張義領來的數千軍士。
  
      一色的鋤頭、鐮刀、木棒,在火光中震得太守府軍士一陣心驚。
  
      吳長志一時得意,張義圍莊之危自解,厲聲又道“既然太守公子自認是孟婆郡第一紈绔子弟,老夫倒有一法。來呀,來呀,安排!拉了張義下馬,讓張信那一個老家伙拿張禮來換!下一個太守公子敢來,一并捉了。”
博雅国标麻将